您的位置:首页> 游戏资讯 >

游戏课金超过40万台币,19岁青年向治疗师求助戒除课金恶习

2018-04-10 23:12:22    文章来源:WD游戏网

这位重度课金的玩家名叫坎斯格(当然,这并非他的真名),为了证明自己所言不虚,坎斯格秀出他的银行交易明细。过去3年间,坎斯格的游戏课金总额约为1.35万美金(40万台币),而他课金的游戏有《绝对武力:全球攻势》、《神之浩劫》以及《哈比人:中土王国》等等。

坎斯格指出,少数玩家很容易受到诱惑,在游戏中盲目砸钱,进而导致一些糟糕的后果,像是没钱吃饭之类的。很不幸地,坎斯格正是属于这种容易课金的玩家。坎斯格不好意思地承认,即使他已经成年,仍旧很难抵挡课金的诱惑,每当游戏推出新的虚拟配件,他就会陷入是否该课金的天人交战。

坎斯格首次课金是在他13岁的时候,当时的他正在玩一款经营城镇的网页游戏,其玩法很类似手游名作《部落冲突》。

「我在这款游戏里总共花了约30美金。」坎斯格说,「当时的我乳臭未乾,而且根本没有收入。」

▲重度课金的手机游戏《哈比人:中土王国》。

2015年,坎斯格迷上手机游戏《哈比人:中土王国》(这款游戏目前已经停止营运)。当时的手机游戏瀰漫着重度课金的病态风气,为了赚玩家的钱无所不用其极。

以哈比人为例,为了建设城镇,玩家必须到处採集资源,赚钱购入军队,然后升级建筑与单位,如果玩家愿意课金,游戏节奏就会大幅加快。当然,玩家可以拒绝课金,以缓慢的节奏进行游戏,然而在哈比人里面,玩家可以互相攻打对方的城镇,无课金玩家的战力薄弱,碰上课金玩家几乎是必败无疑。

坎斯格猜想,那些在天梯中名列前茅的玩家们想必砸大钱课金,才有这么亮眼的成绩。据说那些玩家为了巩固自己的公会势力,甚至会主动发送Google游戏卡给公会成员,花钱毫不手软。

题外话,当时的游戏网站还会花心思去评论《哈比人》之类的免洗课金游戏,现在则是连理都不理。

哈比人营造出「谁花钱谁就是老大」的游戏风格,导致游戏严重失衡,使得这款游戏在玩家之间的风评极差,Metascore仅有56分。不过当时的坎斯格并不知道这件事,为了跟上同名电影的风潮,坎斯格开始接触哈比人,一玩就玩上瘾了。

▲坎斯格曾经花1000美金购买武器涂装。

坎斯格为了玩哈比人而持续课金,一个月内就课了上百美金,那年夏天他总共课了800美金。恐怖的事情还在后头,坎斯格当时也有玩《列王的纷争》与《帝国战争》,他同样为了这些游戏拼命撒钱,一旦手边有钱就立刻课金。一整年下来,他总共课了4116美金。

「在游戏中砸下数百美金,怎么想都不是一个好主意。」坎斯格说,「当时的我没有考虑太多,反而对此兴致高昂,不顾一切寻找课金目标,陷入无限课金的轮迴,没有人对我吼道『你这蠢货!快住手!』。」

此时的坎斯格是一位高二学生,他没有车,不过有在《潘娜拉麵包店》打工,每两个星期可以赚到300~400美金,而他将90%的薪水用于游戏课金。坎斯格的祖父母开始担心他过度沉迷课金,母亲为了阻止他玩游戏而切断网路,不过坎斯格的手机拥有3G功能,这些根本阻止不了他。坎斯格甚至找了第二份打工,让他有更多的银弹来课金。

坎斯格后来总算放弃了哈比人。2016年1月,哈比人的开发商将整个公司卖给中国厂商,导致玩家大量出走。坎斯格发现游戏的好友们如鸟兽散,便索然无味地离开游戏。

▲坎斯格花大钱蒐集《神之浩劫》的配件。

可惜坎斯格没有因此摆脱课金的诅咒,他的高中同学迷上了PC游戏,便怂恿坎斯格陪他一起玩。坎斯格存了一笔钱升级PC配备,开始玩时下流行的《绝对武力:全球攻势》与《神之浩劫》。这些游戏内建数位商城,让玩家选购人物配件或武器涂装,坎斯格自然没有错过这些机会。

坎斯格特别喜欢神之浩劫,拥有超过300个人物配件,幕后开销难以计数。问题在于神之浩劫明明是免费游戏,那些配件也只是单纯的装饰品,为什么坎斯格仍旧选择课金呢?

「这大概是因为,我没有从过去的经验中得到足够的教训。」坎斯格苦笑着说,「只要看到帅气的配件,我就会想买下来,就算必须砸下100美金也在所不惜,即使我知道这笔交易根本不划算。」

每当坎斯格看见朋友身上穿着帅气的配件,他就会迫不及待地冲进商城课金,把同款式的配件抱回家。这些配件的售价可能是10美金、20美金,或是50美金,然而这些价格看在坎斯格眼中并没有什么差别。

「当你点选商品,看见萤幕秀出『你同意消费100美金吗?』时,根本不会有任何感觉。直到事情过后,才会像我现在这样,感觉肚子彷彿挨了一记重拳。」坎斯格说。

▲微课金替玩家开启地狱的大门。

坎斯格今年总算下定决心向治疗师求助,希望能够戒除课金恶习。现在的坎斯格不再玩《绝对武力:全球攻势》与《神之浩劫》,克制收集虚拟道具的企图心,将电子钱包的余额退回银行帐户,努力抵抗微课金的诱惑。

「我得鼓起勇气向外界求助。」坎斯格说,「治疗师给我的疗程确实改善了我的徵状,老实说,我没料到居然这么有效。」

宝箱制度与微课金把游戏界弄得乌烟瘴气,将玩家搞得灰头土脸。这些玩意拥有极大的影响力,可以带来超乎预期的后果,让玩家深陷其中不可自拔,坎斯格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。

▲游戏业者可能低估了微课金的影响力。

「我在这里公开我的课金经验,不是为了谴责EA,或是任何拥抱微课金的开发商,而是为了告诉大家:微课金并没有你们想像中那么单纯。」坎斯格说,「微课金和去商店买泡泡糖截然不同,它可能将你带往一条不归路。」

由于正在戒除课金成瘾,坎斯格偶尔必须向亲友解释自己无法接触某些游戏,他的亲友都能够理解他的苦衷。「然而过了一阵子之后,我便开始感到尴尬,因为我得向亲友坦承说,我之所以不能玩那些游戏,是因为我会被课金牵着鼻子走。」坎斯格说。

严格来说,坎斯格并没有完全放弃课金。他从测试时期就开始玩《绝地求生》,在官方开始收费前就已经蒐集到许多配件,他打算继续蒐集下去,不过他并不打算重返课金地狱。坎斯格将保持戒心,衡量自己的本钱与财力,用大脑来决定是否课金。

▲《侠盗猎车手5 Online》成为开发商的摇钱树,关键就在微课金。

课金就像是一片大海,平静时风景宜人,颳风时却会变成狰狞的猛兽。假如玩家能够知道课金背后的代价,了解课金的潜在危险,就能够防止坎斯格的案例再次上演。让大家知道课金的风险,这不仅是开发商的责任,也是整个游戏业的责任。

 

参考资料:
Kotaku: Meet The 19-Year-Old Who Spent Over $10,000 On Microtransactions

相关新闻